中秋余生陪你花好月圆

内燃机2020年05月19日

「中秋」余生陪你花好月圆

萧瑟的秋风卷起几丝清冷的寒意,吹亮了十里长街阑珊的灯火,走遍了千家万户的每一个角落。夜凉如水,皓月当空。夜晚的长安城,繁华依旧。

一位少女模样的猫耳娘正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地坐在某人家的房顶上。旗袍式的桃红色纱衣被胡乱地挽到膝盖上方,三千青丝随意地披散着,随风飞扬。一条姜黄色的猫尾悠然自得地摇着,腿上还躺着一只咕噜咕噜念佛的小黑猫。皎洁的月色轻柔地洒在少女的脸庞上,落进她澄澈的浅蓝色明眸里。

漩儿,今天是中秋节哦。

少女喃喃自语。

姑姑是想吃月饼啦!

名为漩儿的小黑猫居然破天荒地说人话了,还俏皮地眨了眨他那双明亮的眼睛。仔细看你便会发现,漩儿的眼角还点缀着一抹明丽的亮银。

想吃啊,孤当然想吃。少女眼巴巴地望着小食街上来来往往的食客,砸咂嘴,咽了口唾沫。可是总不能抢吧?

为什么不能呀?姑姑的法力可比那些人类强多了,随随便便放一团法球就可以把他们全部放倒。

漩儿说。

少女无奈地撇了他一眼,食指轻弹他的脑门儿,语重心长道:法力可不是乱用的。像孤这样正儿八经的猫妖,虽然拥有九条命和强大的法力,却不能随便乱害人。要不然,那些除妖小儿便找到理由来讨伐孤了。漩儿还小,不懂呢。

漩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少女则继续对着小食街五花八门的美食和月饼望眼欲穿。

傻鹿!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来?

熟悉的声音于耳畔响起,回眸,玄衣少年自信而飞扬的身影,以及嘴角那抹玩世不恭的笑意,一如当初。

被唤作鹿的少女愣了愣神。

黄黑相间的猫耳朵与猫尾巴、浅绿色的虹膜、以及她亲手为他挑选的那袭玄衣。

是他。

从十年寒窗到十年。

弃笔从戎十余载。

终于回来了。

爹地!

小黑猫漩儿犹如离弦之箭,刷地向玄衣少年冲了过去。眨眼间,小黑猫竟变成了一个同样拥有猫耳猫尾的唐装银发小正太,笑嘻嘻地扑在少年的怀里。

少年嘿嘿地笑了,动作温柔地摸了摸漩儿柔软的发丝。漩乖,又长高了呀。

疯子,原来你还记得回来啊。

鹿假装若无其事地摆摆手,继续盯着她的小食街,心中的情愫却早已是波涛汹涌。

少年微微一笑,没有揭穿她。

我带了好东西给你们哦!

少年手一抽,凭空变出一个布袋来。他动作熟练地解开布袋,神秘兮兮地把它递给了鹿和漩儿。

月饼!

两人,我呸,两妖异口同声地惊叫着,面露喜色。

疯子,难得你干回正事哈。

鹿喜滋滋地接过月饼,张口就是咬。

艾玛,还是五仁儿的!

少年听罢,嘿嘿地笑了。

漩儿也笑了:爹爹,姑姑正想吃月饼呢!

瞎说什么大实话呢哈!鹿嘴上佯装不满地叫着,手上却给漩儿和少年各递了一个月饼。

少年笑而不语。他抱着漩儿,与鹿并肩坐下。眼前是长安城一望无际的繁华夜景,灯火通明。头顶上,是八月十五那圆圆的满月。

三只妖就这么并肩坐着,吃着月饼,沉默了好一阵子。

爹爹。

漩儿突然开口。

你说,娘亲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呀?

少年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漩儿的娘亲。。

那个总是一袭冰蓝色薄蝉羽衣的姑娘,那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姑娘,那个笑靥如花容颜如画的姑娘。。

那个愿唤他一声蜂的姑娘。

他又怎么忍心告诉年幼的漩儿,他至亲的娘早已与大家阴阳相隔。

那个暮色苍茫的黄昏。。

几乎所有的猫族将士,都在这场战役中身受重伤,倒地不起。

而一心只想赶尽杀绝的除妖师们,却丝毫不愿给猫妖们留一条活路。

眼看猫族即将落败。

硝烟弥漫的上,唯有那名唤阿莓的蓝衣美人提着剑,银发。

岁月荒芜,刀歌剑舞。

血染的风采,倾朝绝代。

当蜂领着援兵赶到时,阿莓早已身负重伤。尽管她已经孤身干掉了数十名敌人,却仍然寡不敌众。

阿莓倒在他的怀里,殷红的血丝从苍白的唇角溢出。

他疯狂地呼唤着她的名字,她却只是微微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还没来得及说出,便化作一缕轻烟消散了。

第九条尾,灰飞烟灭。

蜂的泪水疯狂决堤。

他陪着她一路走来,亲眼见证了她最初从一个连剑都提不起来的深闺大小姐,蜕变成如今猫妖一族引以为傲的战斗天才。他最了解她的性子了。

他知道她想说什么。

兄弟们,冲啊!

蜂抹了把眼泪,双眸猩红,带着无数名为了族人和家园而战的猫妖冲锋陷阵。

四周一片火海。

他却没有退缩。

因为,在他的身后数十里外的长安城内,还有要守护的妹妹和故乡。

这也正是阿莓要同他说的。

一定要保护好我们的家乡啊。

漩儿...。

蜂从回忆的漩涡里缓过神来 ,目光涣散地望着漩。

他该如何同他解释阿莓的结局。

爹爹,不用讲了,漩儿知道了,漩儿没事的...。

懂事的漩儿拉住蜂的衣袖,示意他不用继续解释。可那双黯淡的眸却出卖了他。

蜂一阵心疼,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对了,漩儿,孤有一个东西要给你。

鹿抹了抹红红的眼眶,凭空变出了一只红绸锦囊。锦囊里,装着一条触感丝滑如水的银绫,银绫中间,还系着一只做工精致的镂花铃铛。

姑姑,这个东西...看着好眼熟啊。

漩儿摸了摸这似曾相识的小玩意。

而蜂则是怔怔地盯着银绫,泪珠滴答滴嗒地往下掉。

这个东西啊,是临征前托付于我的。

时光流转。

十年前。

临征前的那天晚上。

鹿一袭旗袍式桃红薄纱裙,同那蓝裳羽衣的阿莓在九世殿后院喝得酩酊大醉。

嗝。

鹿云鬓散乱,不顾形象地打了个飘着酒香的饱嗝儿,满脸红晕。

来来来,阿莓,我们继续喝呀...。

姑姑,您喝多了。

眼看走着醉汉步的鹿即将摔倒,阿莓赶紧将她扶住。

瞎说什么大实话。鹿摇摇晃晃地举起白皙的胳膊,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着。孤可是千杯不醉!还有啊,你这只年龄比我大那么多的老妖,也学着漩儿叫我姑姑干甚...。

阿莓无奈地叹了口气。有这样的族长,她也是很绝望啊。

姑姑是猫妖一族的族长,全族上下都得唤您姑姑。还有...阿莓真的很老吗?只不过是比姑姑大一点罢了。

可是,千杯不醉的鹿早已原形毕露,化作一只姜黄色的小猫,东倒西歪地倚在石桌上睡死了,根本没有听清阿莓接下来说了什么。

隔日清早。

鹿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此时,阿莓和蜂早已带领着兵将踏上了征程。

她不太记得昨天晚上喝多了以后的事了,只是觉得头痛欲裂。

唔...孤的床上里好像有东西。

鹿嘀咕着,从被子里抽出了一只红绸锦囊。锦囊里,装着一条束发用的银绫,上面还挂着一只精美的镂花铃铛。

这是阿莓每天束发用的丝带。鹿认得它。

姑姑,阿莓不在的时候,要替阿莓保护好家乡和族人,保护好漩儿啊。

好啊。

孤当然会保护好他们的。

怪不得我说它这么眼熟,原来是娘亲留下来的...。

漩儿再也忍不住了,呜啊呜啊地嚎啕大哭起来。

蜂没有说话,只是接过发带,用食指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它。

好啦,漩儿乖,漩儿不哭。鹿安慰般地将漩儿揽入怀中,其实自己也没好受到哪里去。今天是中秋节呀,团圆的日子呢。咱们不哭了好不好?来,吃口月饼吧。你看那天上的月亮,多圆哪。

对,今天是中秋节。蜂一边用阿莓留下来的那条银绫为漩儿束发,一边接话。

咱们就不要讲那些不开心的东西了,明天早上傻鹿还得带我去见族人们呢,漩儿也要去。要是给族人们看到漩儿这幅模样,估计得怪傻鹿这个族长当得不称职了,连小孩子都哄不好。

漩儿擦了擦眼泪,卖力地点点头。

啧,还在这磨磨唧唧,谁哄不好小孩子啦?闭的猫嘴,我呸,先把月饼吃进去再闭的猫嘴!

蜂嘻嘻一笑。

好嘞。

今夜的长安城,也很和平。

灯火昏黄,人来人往,烘托出一片皎洁的月色,温柔而明亮。

人们都忙着团圆与喜悦,没有功夫流泪。哪怕每个人心底都藏着一个逝去的亲人,也不会说出来。

某人家的房屋顶上,并肩坐着三只人形猫妖。他们望着头顶那轮比月饼还圆的大月亮,各怀心事。

其中一只猫妖拾起一块月饼,轻轻咬了一口。

嗯。

五仁的。

本文为猫武士拟人向#

长期服用希爱力
皮肤科疾病
老年动脉粥样硬化吃通心络好吗
相关阅读
东北美是要付出代价的微小说

“春天到,春天到,花儿朵朵开口笑。草儿绿,鸟儿叫,蜜蜂蝴蝶齐舞蹈……...

2020-05-20
生命中有风有雨但别忘也会有阳光

生命中有风有雨, 但别忘也会有阳光。原标题:生命中有风有雨, 但别忘也...

2020-05-20
古代皇帝结婚也要给老丈人彩礼给多少

古代皇帝结婚也要给老丈人彩礼 给多少?为了娶媳妇,皇帝也要给老丈人家...

2020-05-19
中秋余生陪你花好月圆

「中秋」余生陪你花好月圆萧瑟的秋风卷起几丝清冷的寒意,吹亮了十里长街...

2020-05-19
文笔尚流畅

共 14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赏读咏元宵古体诗四首,文笔尚流畅,诗...

2020-05-18
乌克兰地下气库已泵入255亿方天然气化工区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贸易资讯>>乌克兰地下气库已泵入255亿方...

2020-05-16
友情链接
博聚网